您當前位置: 狗万苹果 > 1manbext

一個秦巴小山村的嬗變之路

發布時間:2020-09-15 08:40 來源:市政府網站(陝西日報)

9月2日,記者從紫陽縣城出發,沿著縣城南邊蜿蜒的柏油路驅車而上。隨著地勢升高,路旁的山也漸漸高大起來。約莫半小時後,就已到達城關鎮青中村。
  此時正是清晨,山林中彌漫著霧氣,整個村子仿佛就藏在雲霧之中。太陽慢慢從東方升起,氣溫逐漸升高,霧氣便隨之消散,此時整個村子的“素顏”便展現在眼前:新修好的柏油路如一條飄動的絲帶,將3個易地扶貧搬遷安置點連接起來。遠處的山上,有村民正彎著腰在田地裏勞作。
  “2015年,我被紫陽縣委辦公室派駐到青中村。這裏景色特別好,但是山大溝深,交通不便,缺少產業,種種條件的限製就像一層層‘繭’將村子包裹著,必須想辦法讓青中村破‘繭’成蝶,讓村民過上更好的生活。”青中村第一書記曾順寶說。
  完善道路等基礎設施,落實移民搬遷政策、改善群眾居住條件,發展富硒茶、土雞養殖、鄉村旅遊等產業……青中村多管齊下,突破層層限製,蹚出了一條獨具特色的鄉村振興之路。


青中村一角。陝西日報記者 張權偉攝


喬遷之喜,村民安居有保障
  曾順寶今年30多歲,個子不高,看著黑黑的。見到他時,他正準備騎著5年前買的宗申牌摩托車去貧困戶家裏走訪。
  “這摩托車,可是我的‘老夥計’了。以前騎著它走山路時老打滑,我就換了越野輪胎,這樣就能在山路上平穩行駛,你坐上來感受一下。”說罷,他擰了幾下油門,摩托車發動機傳來一陣轟鳴聲。
  山路蜿蜒曲折,時不時就會拐一個很大的彎,但曾順寶不慌不忙。“這條路我閉著眼睛都能走。”曾順寶說,5年來,他已不知和這個“老夥計”在青中村的山路上走過多少次了。
  “原來沒有修這條柏油路時,群眾去紫陽縣城主要靠步行,早上要起早出去,晚上摸黑回家。進村的道路既窄又陡,坑窪不平,騎著摩托車都得在路旁的雜草中穿行。”曾順寶說。
  由於山大溝深,交通不便,村裏產業發展不起來,村民們隻能種植一些玉米、土豆來維持生活。2015年,青中村共有289戶890人,其中建檔立卡貧困戶161戶432人。村裏少平地,坡度25度以上的坡地占比達83%,很多村民不得不在山腰以上的位置蓋了土坯房居住。直到2010年,全村才有了5套磚混房。
  “去代福坤家裏時,發現他們一家8口人,住在不到80平方米的土坯房裏。那間房的承重牆上滿是裂紋,隨時有垮塌的危險。那時村子裏,像他這種情況的群眾比比皆是。”曾順寶說。
  安居才能樂業。2017年,青中村建起3個易地扶貧搬遷安置點,新建的房屋都是磚混結構,村民們都搬進了新家。
  站在青中村村委會門口望去,路旁新蓋好的白色安置房矗立著,沿著新修好的柏油路一字排開。但有一座房子卻是鮮豔的紅色,煞是惹眼。
  “紅色的那座二層小樓就是代福坤現在居住的房子,他今年都80歲了,身體依然硬朗,還可以下地種菜。”今年37歲的村黨支部書記冉維富告訴記者。
  推開一扇鐵門,便來到了代福坤家裏。平整的水泥地麵上,桌子、板凳、電冰箱等幾樣簡單的陳設整齊擺放著。“國家政策真沒得說,我的生活在村裏隻能說是‘一般化’。我現在種的有茶樹、辣椒、四季豆等,平時隻需要買些肉。”說完,代福坤泡了一杯茶,“自家產的富硒茶,來嚐嚐味道怎麼樣。”
  搬離土坯房,住進新家,有了能增收致富的產業……代福坤的經曆,是眾多青中村村民的縮影。如今,青中村已減貧156戶423人,剩餘5戶9人在冊。“下一步,我們要加大扶貧力度,把茶葉種植、土雞養殖、鄉村旅遊等產業做大做強,讓剩餘的貧困人口如期高質量脫貧。”冉維富說。


茶葉成為當地村民的“致富寶”。 陝西日報記者 張權偉攝


興業之喜,產業興則鄉村旺
  青中村三組組長朱達照將一口鍋放在地上,發出“砰”的一聲響。“這口鍋是我用來炒茶的,以前它可是我家的寶貝。”記者仔細觀察,發現這個“寶貝”已落滿了灰塵,顯然很久沒用了。
  過去,朱達照一家人白天去地裏采茶,晚上就得連夜將茶葉炒製好,趕第二天清晨出發去紫陽縣城賣了換錢。“那時候就隻能一個勁兒地在鍋裏炒茶葉,天快亮的時候走小路去縣城裏賣茶,天麻麻黑的時候才能趕回家裏。”回憶起以前的那些不眠之夜,朱達照狠狠吸了一口煙,煙頭忽明忽暗地閃爍著。
  采茶,炒茶,賣茶,以前很多青中村村民以此來增加收入。當時公路不通,村民們連平時炒菜用的鹽都得去四川那邊背,茶也隻能去外麵賣。
  青中村產的茶以前被稱為皇茶,據說是貢品。2015年,曾順寶來到村裏時發現茶園裏雜草叢生,幾乎就沒人管理。“當時茶樹旁滿是灌木和荒草,簡直能把人埋了。”曾順寶說。
  在爭取到資金和政策支持後,青中村成立了專業合作社和紫陽縣皇茶園富硒茶業有限公司。現在,村民們采到的茶葉都可以由茶業有限公司直接收購,朱達照炒茶的鍋再也用不上了,因此落滿了灰塵。
  站在新修的柏油路上遠眺,一排排茶樹整整齊齊地在坡地上排列開來,路旁的山上有很多土雞在樹林間覓食。近看,每隻雞都戴著一副紅色“眼鏡”。“散養的土雞好鬥,戴上這副‘眼鏡’後,它們就看不見對方,也就鬥不起來了。”養雞場老板張顯維說。說完,他從自己的車上卸下飼料,準備喂雞。
  張顯維的養雞場建在一片坡地上,四周用鐵絲網圍著,小雞可以在林中自由活動。青中村裏這樣的坡地很多,通過土地流轉,很多村民都流轉了一片坡地養殖土雞。
  以前張顯維的頭經常低著,見到人也不願意多說話。“沒辦法,那時候還欠人錢,就感覺頭都抬不起來。”如今,他已增收致富,話明顯多了起來。
  去煤礦打工,再去工地當架子工,最後回到村裏擔任紫陽縣青中土雞養殖專業合作社負責人……張治倫的經曆,是青中村返鄉創業年輕的一個縮影。“現在村裏發展了富硒茶和林下養雞兩個好產業,我也就願意回來了。”張治倫說。
  如今,青中村探索出了“合作社+貧困戶”的合作養殖模式:合作社負責做好雞苗、飼料、防疫和銷售等工作,村民們則就近流轉樹林、坡地,圈建成土雞散養場地並加入合作社。“靠著熟人介紹跟好口碑,‘青中土雞’的名聲就打響了。每年的中秋節和國慶節前後,每天都有城裏人來買我們養殖的土雞,銷售十分火爆。”張治倫說。


村民張世新開心地向記者展示他家剛炒出的新茶。陝西日報記者 張權偉攝


奮進之喜,鄉村旅遊促發展
  依靠茶葉和土雞養殖兩個產業,青中村已漸漸擺脫貧困並成為全國鄉村治理示範村,村容村貌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,村裏的風氣為之一振。
  如今的青中村群眾可支配收入由2014年的6598元增加到2019年的13675元。昔日沒人看得上的坡地、林地,如今已成為青中村村民脫貧致富的“寶地”。“現在村民的‘兩不愁三保障’問題已基本解決,但要想讓青中村這隻破繭而出的‘蝴蝶’飛得更遠,要做的事情還有很多。”曾順寶說。
  從紫陽縣城出發,隻需半小時車程就可以到達青中村。由於與縣城的相對高度落差很大,山上的氣溫比山下低很多,自然景觀也大不相同。因此在曾順寶的規劃裏,要把青中村發展成為紫陽縣城的後花園,成為遊客休閑度假、避暑納涼的好去處。
  青中村內有筆架山、青中雲海等自然景觀,郭家梁玻璃觀景平台、花廊、共享菜園、皇茶園等特色人文景觀已全部建成,全村保留了陝南特色民居土坯房,並將涉及搬遷騰退的44套房屋收回村集體股份經濟合作社,作為後期的民宿開發房源。
  站在郭家梁景區高處的玻璃觀景平台上極目遠眺,紫陽縣城靜靜地躺在漢江的臂彎裏,遠處的秦巴山上,雲海隨著晨間的微風不斷變幻著。觀景平台下的水泥路旁,一排二層小洋房一字排開,青中雲上民宿的老板歐陽維維正在忙碌著,為前來住宿的客人準備早飯。
  歐陽維維說:“目前,民宿有4座房11個房間,客人需要提前打電話預訂房間。當初選擇來青中村做民宿,就是因為這裏離縣城近,而且鄉村的自然風光很好,基礎設施也比較完善。”
  曾順寶說:“未來,我將策劃開發山地騎行、帳篷篝火、豐收采摘等係列節慶活動,逐步在青中村裏開展帳篷節、燒烤節、親子露營、林間穿越等特色體驗活動,吸引更多遊客到村上遊玩,推動鄉村旅遊經濟健康發展。要讓特色鄉村旅遊業與茶葉、土雞養殖一樣,成為村民們增收致富的好幫手。”
  9月3日,記者準備從青中村返回。此時山中雲煙氤氳,似人間仙境。不一會兒太陽灑下金色的光輝,整個村子都沐浴在陽光裏。在朝陽的映襯下,這個秦巴小山村如破“繭”而出的蝴蝶,正振翅而飛。